欢迎光临安徽省地质矿产勘查局332地质队! 今天是:
 
 推荐文章
   ->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地矿文化地矿文化

我队2014年第一期“道德讲堂”宣讲材料

时间:2014-1-15 8:07:28 来源:安徽省地矿局332 地质队 点击:

电脑登陆不了365bet

 

332地质队2014年第一期“道德讲堂”宣讲材料
徐生发
各位同事:
我叫徐生发,是332队地调院副院长,高级工程师。目前正在地调院从事《1/5万大阜幅、王阜幅(西半幅)、街口幅区域地质矿产调查》项目工作,首先感谢队领导和此次会议的组织者能给我提供一个这样的机会,与大家在一起学习、交流,下面我将结合自己的工作实际与在座的各位进行坦诚交流,在座的各位也可以随时向我提问有关问题,我将极尽全力为大家解答,有关专业方面的问题,我也想请在座的汪总和王队与我一起向大家进行解疑、释惑与交流。
我学的是地质与矿产勘查专业,1991年参加工作,至今已有20余年,刚刚参加工作就遇到了我国地质行业的低潮期。当时国家经济建设进行了战略上的调整,从计划经济向有计划的市场经济转型,地质行业内的(计划)项目大幅度萎缩,而市场项目基本上没有,我队在2—3年间先后撤销了物探分队、化探分队、普查分队(一分队和二分队)和探矿分队(即钻机分队),合并了地质科(至总工办)、探矿科(至区调分队)等职能科室部门,从事地质找矿工作的大量地质人员面临分流、转产、下岗、待业和自谋职业的窘境,我队近450名职工最后从事地质找矿的在岗技术人员近剩下区调分队的不到40名职工,年龄稍大一点的老同事都做出了提前退休的无奈选择,就连我们在座的汪总当年都推销过麦饭石矿,说的好听一点叫开发市场,说的不好听一点就是向市场要一碗饭,地质行业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大萧条。那时学地质专业的人员生存面临着极大困难和挑战,一月仅有200元左右的工资,而当时社会上的平均工资已达500—600元,效益较好的单位一月能有700—800元,差距由此可见。这样的工作条件和待遇对我们这些大龄青年来说,还面临这另一个现实难题,就是难找对象或对象难找(单位的姑娘希望嫁到外面去,而外面的姑娘又不愿嫁进来),用“腹背受困”来形容一点也不过分,日子过得那真叫“苦”, “去”和“留”问题,当时对我们这些专业技术人员来说是最难做出的选择。我听从了我们前任总工马荣生前辈的一句话,“去”(从事生产经营,不在从事地质工作)是一条好汉,“留”(留下继续从事地质工作)也是一条好汉(意思是你们自己拿主意),我也经过一段时间的痛苦思考,辛辛苦苦学了4年的专业知识,就这么轻易放弃,实在是心有不甘,再说,从事生产经营工作(现在叫开公司、办企业、当老板或叫自由职业者)不是我的强项或优势,因此我就下决心留下来干地质找矿工作。
接下来的一个现实问题就是,单位人手多而项目少(所谓僧多粥少),我该怎么办,唯一的出路就是跟着师傅或项目负责人虚心学习,潜心学习他们的工作态度和敬业精神,了解做好一个项目所应遵循的工作程序,正是从师傅们的身上使我真正懂得了“三光荣”精神的内涵(以献身地质事业为荣,以找矿立功为荣,以艰苦奋斗为荣),并自觉地将它作为我工作的精神动力。
岁月如梭,时间很快进入到21世纪,我国的经济建设取得了巨大成就,经济建设的规模不断扩大,对矿产资源刚性需求呈现快速增长的态势,这给我们地质找矿工作提供了难得的历史机遇,地质项目数量呈现“井喷式”增长,地质找矿行业的前景一片光明,为包括我们在座的各位同仁提供了难得的施展才华的舞台,老一代地质工作者内流行的“有女不嫁勘探郎,一年四季守空房,有朝一日回家去,带回一堆破衣裳”的凄凉描述已成为我们新一代地质工作者的回忆。
然而,面对这难得的历史机遇,我们又该如何来把握呢?
事物总是在矛盾的运动中发展,眼前大好的找矿形势(僧少粥多),已不是当年僧多粥少的年代,我们在座的各位是否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和知识储备,下面我想从3个方面来和大家做些交流和探讨。
一、树立牢固的理想信念
我们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理想和追求。我们共产党人的人生理想是实现共产主义,佛教信徒们的理想信念是普度众生,那我们的地质工作者们的理想信念是什么呢?我认为就是“为祖国寻找到无穷的宝藏”(《勘探队员之歌》)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这是我们每一位中国人的社会担当,也是我们每一个地质工作者的社会责任。
有了胸怀报国这一远大又现实的理想,我们的工作才有了方向,我们的工作才有了激情,才不会被野外的任何困难和挑战所吓倒,在实现这一理想的同时才会实现我们自己的人生价值。
二、以一颗感恩的胸怀和乐观的心态对待工作
首先要感谢父母的养育之恩,感谢单位领导和同事们的帮助,更要感谢我们这个社会和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为我们创造了这么好的安定、和平的社会环境,这决不是什么大话、套话,也不是什么“官腔、官调”,想想我们爷爷辈们所处的那个动荡不安、家破人亡的的社会,问问我们的父母们年轻时的学习条件,他们想干事都干不了,想好好学习都没有那样的条件。每次看到地质大院和地调院3楼帮助我们打扫的那位工人师傅(人们私下称他为“小眼睛”),我都会主动向他说声“辛苦了”,正是他的辛勤劳动,才有了我们干净、卫生的工作环境。在座的各位,可能有人会说,我们付给他工资了,这是他应该干的,这话说的没错。可我要问在座的各位,我们每月也拿到了单位的一份工资,我们是否也向那位工人师傅一样做好了我们自己的本职工作了?
经历过地质行业大萧条期的我们这一代人对目前的工作倍加珍惜,我常常以“不扬马鞭自奋蹄”的态度来对待工作,常常以“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的感恩胸怀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只有积极、认真地做好我们自己的本职工作,才是对“空谈误国、实干兴邦”,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的最好诠释。
地质工作特别是野外工作异常艰辛,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这一天然实验室既要求我们付出艰辛的脑力劳动,也要求我们付出超强度的体力劳动,它考验着我们每一位包括在座的各位从事地质工作的人员。坦率地说,我也常常面临着这种“痛苦”的考验,思考着它的答案。而答案就是我们要保持一个乐观的工作心态,这种乐观的心态就是老一辈地质工作者为我们留下的宝贵的精神财富——“三光荣”精神。
三、聚沙成塔,积腋成裘
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知识需要一点一滴的长时间积累。我们大学里学到的理论知识,为我们从事该行业工作搭建了较好的理论框架和工作平台,但还需要我们在生产实践中不断地充实、完善和提高,还需要我们不断地进行综合。因为一个地质体综合了多种地质现象,一个矿区或一个矿体包含有多种成矿信息,甚至一个矿区的生产与开发综合了该行业所有的地质理论、勘查技术和采矿方法(探、采、选、冶等),这需要我们不断地学、静心地学、和生产实际相结合地去学(有针对性地学),以达到厚积薄发的效果来指导我们的野外工作,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如:
1、在沉积岩区工作时,碎屑岩层中发育的直线形沉积构造,如何识别它是平行层理还是水平层理;如何根据沉积构造(沉积构造组合)来判别它们的原始沉积环境是牵引流沉积还是浊流沉积,进而如何查明该地区的沉积时的沉积环境、沉积过程和地质演化历史。
2、在岩浆岩地区工作时,如何将教课书中有关超基性岩—基性岩—中性岩—酸性岩的SiO2划分标准与野外实际岩石相对应,因为野外没法直接获得一个岩浆岩体的SiO2含量,这就要解决理论与实际相结合的问题。解决这一问题,既需要渊博的专业知识,也需要野外丰富的工作经验(向师傅们请教)。
3、在一个矿区工作时,首先要了解该矿区所处的地质环境(即地质背景),了解该矿区的成矿地质条件,矿化类型以及矿区主要的成矿模式,这需要我们地质人员具有相当宽广的理论知识和丰富的找矿经验。对我们年轻地质人员来说可能要求高了点,但我们可以静下心来一点一点地去学、一点一点地去了解,野外遇到问题时,应及时、主动到书本里去寻找答案,或直接向师傅们请教,使书本里的知识和师傅们的经验变成自己的知识和工作技能。
目前在队党委和队领导的正确指导下,我队的找矿形势良好,找矿环境十分优越,在分管副队长王德恩、总工程师汪应庚带领的一批技术团队刻苦攻关下,取得了较好的找矿成绩,已成功提交了祁门县东源钨矿和宁国市竹溪岭钨银多金属矿两处大型矿产地,《绩溪县逍遥钨多金属矿普查》项目也即将提交一处新的矿产地。我相信,新一代年轻地质工作者一定会肩负起历史赋予我们的责任,传承“三光荣”的优良传统,踏着前人的脚步,继续奋战在地质找矿生产一线,为我队实现找矿新突破再创辉煌,在皖南大地上谱写地质找矿的新篇章。
谢谢大家!
 
332地质队2014年第一期“道德讲堂”宣讲材料
吴显国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同事:
大家好!
我是队物化探所的吴显国,1993年8月从安徽省地质技校毕业分配到三三二地质队上班,当时受地质大环境的影响,先后在队地质印刷厂、保卫科等部门工作。2008年为响应队党委“年轻人去野外一线”的号召,我进了队物化探所,通过在安徽工业经济技术学院和中国地质大学的资源勘查专业函授学习,现在物化探所主要从事矿区的地质技术工作。
今天,我与大家交流的题目是《坚持学习,享受地质,实现自身价值》。
物化探所是我队08年才成立的新单位,由于物探工作量不饱满,在地质高工赵高生所长的带领下,我所承接了多个地质项目的工作,主要有省局项目《休宁葛坑钼多金属矿》和社会项目《宁国邵村坞铜多金属矿》、《歙县璜蔚萤石矿》、《黟县打鼓岭钒矿》、《祁门仙洞源金多金属矿》等矿区,从此,我也与地质找矿结下不解之缘。
刚接触地质是在野外跟赵所后面当帮手,敲敲标本,取取样。休息时听听赵所介绍矿区的地形地貌、地质构造,大自然鬼斧神工雕琢出来的神奇地貌,充满了神秘感,这也激起了我,对地质工作产生了浓厚兴趣。从那时起,我就下定决心一定要学好地质,因为只有我们这些地质人才能去揭开大自然这层神秘的面纱。回队后我就借了许多地质教科书,一有空我就看看,遇到问题就一篇一篇地看,实在不懂,我就抱着书找人问。在野外,我边学,边干,边问,书本上学到的理论知识通过野外去验证,野外工作中遇到的问题回来看书,如此反反复复,在赵所的指导帮助下,使我进步较快,2009年我就独立完成了《休宁葛坑钼多金属矿》矿区3个钻孔的地质编录工作,该项目并已顺利通过了,省局地质专家组的野外验收。
刚开始,有人对我说:“四十不学艺”你都快四十岁了,还学什么地质?可我并不这么认为,虽然我觉得可能会比年轻时学起来吃力些,但我相信只要加倍努力地学习和对地质工作充满着浓厚的兴趣,就一定能学好。大家都知道在古希腊,德摩斯梯尼天生口吃,还有耸肩的坏习惯。在常人看来,他似乎没有一点当演说家的天赋,为了成为卓越的政治演说家,德摩斯梯尼做了超过常人几倍的努力,进行了异常刻苦的学习和训练。他最初的演说是很不成功的,多次被人轰下讲坛。但是,德摩斯梯尼并不气馁,他回来以后,拼命地读书,为了克服自己耸肩,他在棚上吊了两个宝剑,剑尖正好对着自己的肩膀,如果一耸肩就扎着他了。经过这样长期的练习,耸肩的毛病克服掉了。为了改掉说话不清楚的毛病,他找一个小鹅卵石含在自己的嘴里说话。经过艰苦的努力和训练,后来含着鹅卵石说话都非常清楚。德摩斯梯尼不仅训练自己的发音,而且努力提高自己的政治、文学修养。他研究古希腊的诗歌、神话,探讨着名历史学家的文体和风格。经过十多年的磨练,当德摩斯梯尼再次登台演讲的时候,人们的掌声暴风雨般地响了起来,他终于成为一位出色的演说家。后来他的演说词,结集出版,成为古代雄辩术的典范。德摩斯梯尼的故事告诉我一个道理,做任何事情,我们不怕不懂,就怕不学,哪怕天生资质不好,只要能刻苦地坚持学习,也一定能实现自己的梦想。
野外地质工作是艰辛的,不管寒冬酷暑深山老林都有我们地质人的身影。“远看像要饭的,近看是找矿的”“上山背馒头,下山背石头”都是对我们这些地质人的真实写照。2008年物化探所成立后的第一个工区是1:5万歙县街口幅300平方公的磁法扫面。该工区面积广,跨度大,含歙县六个乡镇,而且地形切割深,植被极为发育,这给野外扫面工作带来很大难度。当时正值酷暑,为了加快工作进度,物化探所领导亲自带队去去野外一线工作。为了防蛇、防虫,我们顶着烈日,还得穿上严严实实的工作服,经常是天刚亮就出发,借着星光往驻地赶。我们工作服是被汗水一次次地湿透又一次次被烈日晒干。回来时,梆硬的工作服上像铺了一层白霜,下山后第一件事就是喝一大碗盐水来补充身体盐份。该工区野外工作一直持续到冬天,现在还清晰的记得,在石耳山做磁法测量时的情景。石耳山海拔1234.6米,这几条测线要翻越石耳山,不仅石耳山周边有6平方公里为无人区,而且测线平距长近6公里,高低落差800多米。当时我们分成4个测量组,一大早就从芝岭村出发了,上山时是阴天,中午快到石耳山时,却下起了鹅毛大雪,站在高山上,寒风夹着雪花吹打在脸上,冻得鼻涕毫无知觉的往下滴,虽然大家穿着单薄,但无一退却,冒着大雪向石耳山高地测量着。终于在傍晚时分,每组都圆满地完成了当天的工作任务到了皋径村。
   地质队是一个人才济济的大家庭,特别是老一辈地质工作者,他们的一生,都奉献给了祖国的地质事业。已退休的薄片鉴定专家顾家俊高工,对待矿区的成矿类型是那么执着和求真,还有支利庚教授级和张瑞华高工等地质前辈,都还在为地质事业发挥着余热。他们有着厚重的知识底蕴和丰富的工作经验,一直都是我最崇拜和最敬重的人。当我遇到问题去请教时,他们总是那么耐心、细致、不厌其烦给我讲解。地质“传、帮、带”的老传统在他们身上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2013年,皖南地区金矿研讨会在屯溪举行,在会场上我见到了支利庚教授,他不仅认真地听着兄弟单位的发言,还仔细地在记录本上做着笔记。看到这一幕,对我触动很大,这么一位资深年迈的老教授,都不愿放弃每次的学术交流和学习的机会,我们这些年轻人还有什么理由可以不去多学习点专业知识、干好我们的本职工作呢?在他们身上不仅是丰富的专业知识值得我们去吸取,那种对待地质科学的严谨态度和干到老学到老的精神更值得我们去学习!
从事野外地质不仅工作环境恶劣,野外生活也极其枯燥乏味。白天工作时,你可能会忘记一切,一到晚上,住在深山中的那种寂寞,在信息时代的今天来说也是一种煎熬。如果仅仅是为了工作而工作,很多人可能很难坚持下来,但是如果我们以一种享受地质、快乐地质的心态去工作,那将会是另一种情形,工作效率会有事半功倍的效果。我们把寒冬酷暑地在野外工作,当成是“冬练三九、夏练三伏”地在锻炼自己身心,和那些花钱去健身房锻炼的人相比,你还会抱怨你的工作吗?当你翻越一座座高山时,站在山岚之巅,山腰云雾飘忽,远处村庄、河流、马路尽收眼底的那种“一览众山小”的意境,不是只有登山者才有的兴奋吗?
“享受地质、快乐地质”不仅仅是对待地质工作要有“以苦为甜”的态度,还表现在对待地质工作的执着追求的过程和通过个人努力后,收获成果时的喜悦。2012年7月为了赶工期,我和詹华炜在宁国邵村坞铜多金属矿详查矿区从事地质填图工作。烈日下从事地质填图工作是很辛苦,当我们在填图时发现新的露头矿体时,全身的疲劳顿时烟消云散了。白天辛劳了一天,晚上我们还打着手电,带着紫外线灯上山找矿,当矽卡岩在紫外灯照下发出那耀眼的像满天星星的亮光时,那时的心情是很难用言语能表达出来的快乐和享受。经过一个多月的辛勤工作,终于完成了该矿区1:2000的地质填图,这次填图不仅基本查清矿区地质特征,还发现新增露头矽卡岩型白钨矿体3处,为下步的钻探工程布置提供了依据。该成果得到了单位领导及投资方的认可。在汪应庚总工的亲临指导下,深部钻探工程也取得重大突破。多个钻孔见矿,深部矿体最厚处达21米。这为我单位后期的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地质工作是艰辛的,也是快乐的、享受的。
   中国梦,是习近平主席提出的指导思想,他把“中国梦”定义为“实现伟大复兴,就是中华民族近代以来最伟大梦想”,并且表示这个梦“一定能实现”。平凡的我们这些地质工作者也许不能为国家做出惊天动地的伟大成就,但我们应充满激情、认真地干好我们本职工作。“不积小流无已至大海,不积跬步无已至千里”,梦想无大小,唯有积累自己的小力量,将自己的小梦想融入到中国的大梦想,才能汇聚成大能量,才能推动中国梦的早日实现,从而也实现了我们个人的人生价值。
谢谢大家!
 
 
 
332地质队2014年第一期“道德讲堂”宣讲材料
曹玉兰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同事:
站在这里和大家一起交流工作心得体会,我感到很荣幸、也很激动。我2006年毕业就来到了332地质队,被分配到地环院一直从事野外地质一线工作,到现在为止算算也有8年了,时间过得真是快。这8年里我学会了很多,也成长了不少。我对地质事业的感悟归结为六个字:“能吃苦、好学习”。
我从事的主要是地质灾害工作,地质灾害关联着千万家,有时在野外工作中的小小失误,比如地层产状量错了,导致对边坡稳定性判断错误,就有可能酿成地灾事故,造成重大社会影响。因此就要求我们每一位从事地质灾害工作的人员,都必须具备一定的专业技能和职业道德素养。对此,我有较为深刻的体会和感悟。
记得我刚到队上,就跟着吴德根院长做歙县金竹岭滑坡的勘查工作。我们当时住在北岸镇,到金竹岭还有七八公里的山路,坡度起伏较大,当时电瓶车还没有普及,我们得每天骑半个多小时的自行车到村子里,然后再爬半个多小时的山到达工作区。那个时候虽说已是10月份,可太阳还是很大,骑在马路上特别烤,没几分钟就一身汗。更痛苦的是是刚骑完自行车再爬山,还得背着重重的一包野外工具,这个时候爬山腿几乎都是打着颤上去的,单单这些我还能忍受,但是每天来回4趟的跑,体力耗尽加上中午没有的休息,整个下午人都处在飘云过海之中-----脑袋一片浆糊。面对这样一个艰苦的工作,工作对象还是毫无生机的大山,刚刚接触地质工作的我心理落差很大,甚至曾经动摇过。
是什么原因能让我坚持下来,从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成长为一个水工环工程师,我想除了工作和生存这些基本需求,很大程度上是前辈们敬业奉献精神的影响和感召。吴院长经常跟我说“小曹,打起精神来,好好量产状,认真测剖面,这个滑坡下面住着几百号老百姓呢,你要是一出错,把产状给量错了,把不稳定的滑坡定位稳定的,那他们的性命可全都在你这一罗盘上面呢。干地质的是很辛苦,不光要有扎实的理论知识,还要有丰富的实践经验,实践经验来自哪里,肯定是来自野外啊,你不能吃苦,爬不了山,怎么去丰富经验呢。其实,我们现在的工作条件已经算是很好的了,你看地调院,那里有很多老同事从参加工作到退休几十年都一直在深山里坚守着,他们住在没有太阳能、没有手机信号的当地老百姓家里,那个工作环境和劳动强度可是比我们现在艰辛多了呢。但他们工作非常认真,从无怨言。也正因为他们的努力,咱们队都找到了好几处大矿呢。”
前辈们对工作的态度和敬业奉献的精神深深地感动和教育了我,使我安下心来并慢慢喜欢上了这个工作。为了尽快适应野外工作,我想首先要做的是提高自己的体质,有一个很好的身体爬山才不会很快就累趴下,于是我每天都坚持跑步锻炼身体,这样一来我很快就适应了野外工作。有了良好的体质,使我在后来的野外工作奠定了良好的基础:在2009年做黄山景区做地质灾害核查项目中,轻而易举的从白鹅岭一直爬遍整个西海大峡谷;在2013年6.30到休宁县大磅村棚上组进行汛期地质灾害应急调查中翻过历时8小时大山也丝毫不觉得累。
不光是在夏天要扛得住,在冬天也得扛得住。冬天出野外,踩在厚厚的霜、甚至雪上,还得顶着凛冽的寒风,穿着厚厚的羽绒服都觉得浑身直打颤,更别提还得光着手拿出野外记录本记录。记得在2012年底我负责做黄山市矿山复绿调查项目时,项目时间紧迫,野外工作得马上开展,我们一天要跑好几个矿山,大部分矿山处在风口、太阳照不到的地方,刺骨冷风吹得鼻涕直流,手冻得都握不住笔,拿了几次野外记录本都掉在地上了;在野外现场调查时除了冷,还不觉得有其他状况,等到野外工作结束,到办公室空调一吹,暖和起来,发现我的脸好痒,同事还笑我:曹姐,我怎么发现你从不长痘痘的脸,好像长了不少痘痘哦。照镜子一看,这哪是痘痘,是冻疮呢。手脚也长了不少,最不可思议的是裹着厚厚羽绒裤的腿还长了不少冻疮。
野外的工作是相当辛苦的,我认为若是吃不了这个苦,想在地质行业有什么成绩也是空想。俗话说的好“吃的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在地质行业里面不光要吃的了苦,还得要“好学习”。当今社会的发展日新月异、瞬息万变,生存在这种环境下,就好比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只有通过努力学习,学以致用,才能与时俱进,才能逆流而上。地质行业是一门需要不断提高专业知识和实践经验的学科。在领导和前辈的关心和帮助下,我积极参加各类专业培训,提升自己的工作能力和专业水平。
2009年地矿局组织培养一批水工环工程硕士,不用自己交学费,但需要参加全国统一考试,这次我刚好够格报名。多好的事情啊,学校里没钱读研,上班了还能免费读研,八辈子也碰不到的好事居然降临到我身上了。机会难得,若不抓住,下一次还不知道等到什么时候。于是我只要有空就抓紧复习,毕竟那时毕业已经有3年了,学校里的东西都还给老师还的差不多了,而且离考试时间只有2个月不到,所以复习的时间异常紧张。别人在逛街,我在看书;别人在玩扑克,我在看书;别人在上网,我还在看书。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我顺利通过了考试,在中国地质大学环境学院工程地质专业经过三个学年的学习后顺利毕业。三年的学习过程,使我的业务水平和专业技能都得到了很大的提高。
想学习,有的时候就得放弃一些事。有年单位组织去北京旅游,我正好有机会,翩翩不巧工程硕士的学习时间和旅游时间重合。这次旅游是公费组织的,也是最后一批了,我也很想去,怎么办呢,二者不可兼得,权衡再三,旅游以后我可以自费去,这次学习错过了就没有第二次了,最终我还是放弃了公费旅游。
学习过程是很辛苦的,尤其是一边上班,一边学习。记得12年准备硕士毕业论文那段时间,手头上正好有工作,白天没时间写论文,我就每天晚上写。每天都得写到凌晨2点,甚至更长。困了就喝点茶叶,累了就起来走下。一心想着就是要赶在论文截稿前完成,要不然就得等到下一年毕业了。在唐队长和学校导师的指导下,经过反复修改的论文,最后在规定时间内定稿,并最终顺利通过。
最辛苦的一次莫过于2011年备考一建的那次,也是我记忆最深刻的一次。当时正怀着宝宝,怀孕第5个月的时候准备看书,当时肚子还小,除了嗜睡之外没觉得有什么不舒服,但是5个月也是小孩开始快速长大的时候,随着他一天天的长大,坐在桌子前面看书是一天比一天累:不能像正常人那样笔挺的坐在椅子上,书放桌子上低头看书。我得半躺着,手举着书本,建造师的书还比较厚,手不到半小时就酸的不行,不光手酸,腰还酸,肚子还挤得慌。生过小孩的都能体会到,坐在那里,肚子顶着胃的滋味特别不好受。如果你体会不到,那就想象着半躺椅子上,肚子上放个大西瓜,坚持半小时。肚子大,晚上睡觉不舒服,休息不好,孕妇加上睡眠不足,更没精力看书。临近考试,都快要放弃了,想想我这前一两个月的辛苦都熬过来了,难道都付诸东流?不甘心啊,决定还是拼一把吧,合理利用清醒的时间坚持到最后。最终,努力没白费。
也正是因为我之前的不怕苦、爱学习,让我学到了很多,成长了很多。希望我的经历能和大家共勉:一个孕妇都能做到,你们有什么不能做到的!同时,也希望在座的各位,永远都是“能吃苦耐劳、永葆学习热情、永做不甘落后、好学上进的人”。我们大家一起努力,让自己和全队都取得长足的进步,为地质事业多做贡献。
 
 


上一篇:观纪录片《大黄山》有感 
下一篇:我队与供电公司开展足球友谊赛

Copyright ©2006-2010 安徽省地质矿产勘查局三三二地质队(www.ah332.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安徽省黄山市屯溪区黄山东路140号 电话:0559-2313090 Email:office2313090@163.com 邮编:245000
版权所有:安徽省地矿局三三二地质队  皖ICP备07011488-1号